• 2006-03-10

    大俗 - [逛荡人生]

    从哪里说起呢……隐约记得昨晚的梦,和某畅某玉一起压马路,艳阳高照的,然后我就突然对他们说那个什么国家博物馆有个展览满好玩于是拧不过我和我一起去了,满眼的花花绿绿,目不暇接看的十分开心却着急起来,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看不完的东西。动动胳膊还在床上可是梦里面脚丫子早就支到天安门去了。

    非物质文化展览

    便是这一只了。拉着某人转了两天在展馆里依然没看够。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感兴趣的呢,分明记忆里对贴在墙上的年画嗤之以鼻,现在却喜欢的不得了,想想原来在苇席上爬坏的裤子,都是幸福的。展馆里人很多,谁说民间艺术无人问津,那些拿着相机的小孩认真地跑来跑去,还有围在手艺人周围攥着笔拿着本仔细记着的小孩,虽然不时会问问这个你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我竟也轻笑起来。 多半育于民间的这一些,大红配着大绿,艳俗的可爱,泛着喜庆的光彩。就好像端上桌的红烧肉,爱的,自然大快朵颐。某人送的那本《我的宝贝》也像宝贝一样放在床头,里面那些彩图中寻着三分三毛笔下物器的灵性,自是美丽的,也不过过去20多年了,看多了,也见怪不怪。初见时的惊心,存于想象中的美好,还是保留着的好。总之,爱极。

    展板里的空白,不知要填补的是什么 恩~这些都是年画年画年画~买了河北武强年画门神一对,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零零碎碎,凑了14块拿走,欢天喜地。自然也是有其他年画的,不过武强把雕版涂墨整个带到现场,这就是冥想中的作坊了罢。杨柳青的大幅年画看见了雕版,留下来的老版都是残版,展出的年画也多是复制版后的作品了。去年暑假在天津杨柳青画社看了个展览,巧的是这一次进京的依然是那个画社,和展位前的姐姐还聊了几句,微笑着离开:p年画各处都有,风格不同,山东潍坊的,又或者湘西那种浮雕感极强的,都有门神,最喜欢也是门神,看着精神丫,嘿嘿~ 

    剪纸剪纸还是剪纸~山西陕西江苏浙江,到处有不同。北方的不见得不细腻,但是南方的却是细到每个纹路都小心翼翼。比较特别的,恩~广东佛山的铜箔剪纸,据说手艺已经失传,已经改成锡箔,展品来自清代。比较夸张的富有想象力的剪花娘子,剪刀手爱德华~no~是剪刀手劳动人民,哈哈~某人说有些剪纸一看就是东北的,东北——东北怎么了,粗犷应该是特质了罢。最绝的应该是很多人都围了上去的一副对联,八仙贺寿,上下联嵌了八仙的名字和献上的寿礼,看到很多老人家在记下来呢。

    最最爱的皮影,据奶奶说,她还有看过呢。第一次是在琉璃厂,亲眼看见了这些薄如纸的皮影,再一次潘家园里看见了许多,现在再一次的。有了自己的窝,买这些挂起来,哈~可是某人总说这些看着比较有阴影,很可怕,道不同啊~

  • 2005-10-18

    游走 - [逛荡人生]

    早上到达时巴巴的把住的地方拍了下来,这时候天气还算晴朗

    从市楼处下来,腿已经酸掉了,从远处看过去其实并不高的只是楼梯很陡很高

    这种牌坊很多很多旧旧的在路上

    听风观雨楼在那时,是很应景的,笑~

    无从年代的旧广告~貌似买的是剪子菜刀之类的物件

    这地方也只是有个牌子在的吧,银行在非城中心处有很新的办公楼,却更希望在这里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呢

    小孩子超可爱的在一旁~

    作脸谱的老爷爷的铺面,全部的手绘脸谱~

    看到钟鼓楼想到的总是暮鼓晨钟~噢噢是那句歌词 最后的歌词却是always together,forever apart

     

     

    屋顶上的小兽 已经忘记古代建筑中怎样的级别怎样的小兽

    清虚道观里的青龙白虎~

     

    民宅后院的大房子~

    我喜欢这些瓦当~还有这些小兽

    久久没有翻新的民居 现在住会不会有觉得阴森呢

    天气放晴了 背着背包准备出城 往城门的方向走 这一刻一个老爷爷在捣辣椒 可爱的小狗跳来跳去 于是就经常有人驻足了 恩 很爱很爱这样的镜头挖

    这时候的城门 恩 其实我跟喜欢早上时候的阴冷

     

  • 2005-10-10

    掠影 - [逛荡人生]

    抵达时候看天气已经晴了顿时高兴起来,却不料这云原来是积雨云,伴随而来的是一整天的阴雨连绵,在快离开的第二天才放晴起来。

    平遥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格局规整从那么早之前。

    从市楼往下看,早上街市上开始热闹起来,红红绿绿的小摊子与青灰瓦、灰地面搭配其来生动无比。可却更喜欢刚进城那一刻无人烟的情景,就让我幻想自己是个大侠吧,那要是有人打马奔过就更好了恩

     

     

    出城的那一刻,看到的这个城市,与其他若干的小城镇并无什么区别,古城的背后,有的只是历史的支撑。

    最喜欢这种深深的巷子,深处有人家,吱嘎一声门开了,会钻出个沧桑的老人,如果这样,感觉很好的。

     

     

    错落有致的屋檐,早晨有袅袅炊烟。

     

    下次有机会,要住在这样的院落里,悠闲得和当地人生活,这是我心里的平遥城

    夜色下,照样有酒吧,湿漉漉的地面,更加有光彩

    这一匹马,到现在还不知道用作什么,很乡土的那,hoho~

  • 晋祠

    到达太原已是晚上,这里的火车站和别处不同,广场上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到北京的票已经全部售光,只能买来到天津的回程票。找到住处,沿着太原号称最繁华的大街去寻吃,和许多省会城市一样,看不出有什么特点,夜色下绚烂的霓虹灯,急匆匆赶路的行人,只奇怪国庆期间报摊上没有新报纸卖,某些同学牵肠挂肚的比赛结果悬而未决,归来睡下已近午夜。第二日乘火车站附近直达晋祠的804路公车,看太原市沿途的风光,一路无话。

    对晋祠公园颇有微词,有画蛇添足之嫌,固执的觉得如此的人头攒动和整个晋祠的风格不搭调,说到底还是黄金周的缘由啊。课本上那篇《晋祠》特地在出行前找了看,到了晋祠才发觉并不仅仅只有三绝而已。找来导游跟着他到每个值得看的地方驻足,导游gg很尽责,可是当时我们还一致觉得要换个姐姐来才好的,西西。

    古树参天,这是第一印象。一棵树的年纪动辄就整个千年,护栏在旁铭牌在上,不用说三绝之一3000余年倒而不死的周柏,就连一棵普通的白杨树也能活上半个世纪,参天挺拔。长势茂盛的两棵银杏树雌雄分侧,也已经500个年头,时间都凝固在它们身上,静静缓缓。

    侍女像只能看到一侧脸,难老泉水也只能靠人工泵出,那三绝只供传颂,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如此保护能让彩塑留存的更久些倒宁愿看不到了呢。好在有精巧建筑来看,宋代的圣母殿,因为独特的建筑工艺,貌似是省柱?工艺,殿内不见明柱而显得格外宽敞,支撑的主柱上端微微前倾构成三角形的省力模式,重心落在正中,远看厚重扎实,檐角错落着微翘,主要的八根柱子上镶有八条形态各异的龙,其中一条最有趣,手指张开作“v”字状,更不要说在殿上挂着的那么多牌匾,仰起头就不舍得低下去。献殿的结构和主殿大同小异,四周无墙通风的设置能让贡品保留更长的时间呢。

    记起的点滴都是好的,散落一地。休息时远目向上看,傍山而建流传至今还是因为有水源这一百姓的命脉在,不然估计文革浩劫中早已经破落了。鱼沼飞梁是难得的十字形桥梁,原来的木建被重修后的石桥取代;唐太宗的碑刻放了复制品在隔壁,原碑下部腐蚀的看不清自己了已经,可重新去看时已经上了锁,可惜;“水镜台”“对越”“难老”三匾号称晋祠三名匾,风格不一。

    并没有远行,只这些地方就足够了,笑。

    乔家大院

    来时就犹豫不决,乔家王家常家到底要去那个才好呢。出晋祠打听包车的价钱,最后还是决定去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乔家大院,距离市区60多公里,在祁县,不由得后悔路线有了迂回,从平遥到太原的火车途中有一站,就是祁县。

    仍然是爆满的人,号称大院其实并不大,5个门外加一个后花园。从发迹到没落也不过短短时间。门都没有对开因为风水学上所说的不露财,有民俗文化在各个院落中,这才是兴趣所在。农耕文化,婚俗文化,饮食文化,叫卖文化,称得上民俗的都一一摆了出来,看过去,想象以后生活如果按着这样子来也蛮有趣味的。

    最著名的那个院落因为拍摄《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的原因分外火爆,旅游团进进出出脚前脚后,却并没有仔细看,没来由的觉得阴森。只在外面看看就好了吧。砖雕木雕都精细万分,葡萄百子,喜鹊登枝等等生动的盘踞在门上方,终究无法看清楚这些建筑,只能暗自在心里盘算它们的价格,无疾而终。就好像每一次出去都想抱回人家屋檐上的瓦当一样,这一次,想抱回来的还有这些砖雕了。

    乔家有四宝,万人球,九龙灯,犀牛望月镜,九龙屏风,到了这里才晓得原来是用来炫富的,山西人的富足,在这一刻已经不再有怀疑。

    其实终究还是不喜欢这种深宅大院的,繁华却冰冷,所谓入豪门深似海,宁愿守着小门小院过普通日子,有鸡鸣狗跳,吵吵闹闹的温馨幸福,笑。墙很高,高处看去也还参不透这其中的人与事,所有悲欢离合。

    从乔家大院出来,两侧叫卖的小摊把人推到现实中。红黄蓝绿各色的遮阳伞在城墙角下,时光错乱了……

    于是终于归途漫漫,惟有记忆闪亮。

  • the beginning

    手上一本过刊国家地理杂志看了又看,它讲的都是山西的好,上个学期和同学一起翻建筑图册,怀着八卦的心去看梁林的心血却无意发现了山西这块地方他们最初的足迹。恩,我要去山西,碎碎念了一年,直到最终置身煤海,才发现原来山西离我那么近。

    打电话和家里商量,半是撒娇的口水半天才征得同意,不由得对旅程期待起来,加之之前看书看到几近抓狂可能出去走走回来时能神清气爽罢。只是因为预算本来的路线一再被推翻,晋北的五台山和云冈石窟都被无情的cut掉了,黄金周的出游本来就是不明智的,叹。

    平遥

    火车到站时天开始蒙蒙亮起来,呵一口气都带着寒意,裹紧外套背好书包穿过貌似繁荣的小镇往古城的方向前行,特有的混着煤灰味道的空气里只有早上忙着接客的机动三轮马达声。城门离火车站很近,慢慢开始天光而城门也自然的出现在面前,那一刻不是不震撼的,人也变得渺小起来,竟然觉得自己是个流浪多时的旅人,此时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城门大开,仰天望过去灰暗背景下那么苍凉。不到6点的清晨,不管游客还是住家都在睡梦里酣眠着,只我们三人踢踢踏踏的走着,好奇的张望两边即便翻修也还是破败着的一家家店铺,轻轻晨雾里透着古朴。不过城门口已经开始有早点铺子的烟囱中冒出青烟,凑过去打听路,竟然发现灶台对面的墙壁都有壁画,恩,传说中的古城就是这里了。

    找到客栈安顿好,已经置身古城中心了,市楼处买好游览通票就开始按着票面上指点的20个景点一一走过去。在繁华的主干道明清街上,多半是票号居多,曾经晋商的繁荣如今淹没在来来往往的游人间,喧哗着合照孩子的吵闹声伴着后来愈来愈大的雨声,刚进城门的震撼此刻只能化作无奈,可是,这并不是我一人的平遥城,笑。

    市楼上俯看,街道上的人多了起来也多了生气,花花绿绿的街头小摊,以及远处看不清楚的楼台,在宽阔街市的尽头,顿时有了行走的欲望,青灰瓦配着这些说不出的生动。直到现在还奇怪平遥城里的楼梯,很窄很陡很高,包括民居里的,所以走到双腿酸疼。

    反而是协同庆留下了更深的印象却不是之后随着人潮去的日升昌,这是第一站。几进的院落,主房厢房耳房的格局,或深或浅的院落都散落在不同的街道里。屋内陈设大体一致,一大铺火炕,账册在几案上,青花瓷器雕花床,不灵秀但大气,这也可能是北方和南方小镇的区别吧,包括街道都是宽宽的。每进一门,首先见的却是大缸一口,灭火之用,看来钱多了忧虑也不少,后院的二层楼,固定有对联一对,牌匾一只,教人仁义礼智,经商之道的内核却还是做人之道。票号在院内总有金库在地下,如今都改成了佛堂,慢慢爬下去,低着头走,想到地道战时弯曲的地道,哈。可是建筑格局都是一样的,若有机会再访,只选几地便好,果真是不能贪多的。

    走到县衙时已经中午,头发身上已经完全淋湿。偌大的县衙只粗粗走了一遍,很遗憾。在监狱里穿来穿去,看刑具看班房,就差把自己扔到里面了。府宅的后花园很别致,明镜高悬的牌匾很新簇,久远的大仙楼很抓眼,它们都努力表白这里的官是清官,恩。出门便是另一个楼,上书听雨观风两匾分在两侧,那么,如此大的雨我都听见了包括穿过衣袖的凉风。

    下午雨小了起来,路上不再有熙来攘往,漫步在湿湿青石板上偶尔踩上几个水坑,于是终于迈着闲散的步子走开去。镖局和武馆里很清静,去看各色拳谱斑驳兵器还有行走江湖的镖局暗语;清虚观里竟然也有道士在,后院种满了萝卜,门口竖一联“善游此地心不惭,恶过吾门胆自寒”我非大善大恶之人,在观内只感叹塑像精巧庙宇众多。雨后天气愈发冷起来,从道观出来也结束了这一天的行程。吃过晚饭在县衙处签票,充满了对第二天的期待终于疲惫的回到客栈。

    卫生间里的滴答水声被我误会为外面仍然雨水不断,半夜醒来还在担心第二天仍然要顶着大雨游走,不由得抱紧被子感叹着睡了过去。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看天依然阴沉,却不料一上午的时间在我们即将离去之时,放晴了,蓝天白云。

    行程很紧,穿小巷走完剩下的地方。置身其中看多了,初见时候的惊叹已经化作淡然,偶尔在巷子当中突出的大大“福”字才能擦亮眼睛细细端详,可走完整条街连这个都觉得稀松平常了,所谓审美疲劳,如是。喜欢雷履泰的故居,这个传奇人物原来住过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只是添了很多生活气息,显然没有翻新过的保持着原貌,二层小楼处的楼梯扶栏上许多石雕,拐角处的鱼被摸得锃亮。土炕几案,极实用不花哨,想必钱庄里的恩怨是非还是不会被带到家中的吧,和号称平遥首富的候百万的宅第相比更加清静悠然。在北京的时候就对国子监那片地方念念不忘,此行去到文庙又是一片清幽,通过侧门进去才发现仍然人山人海,残念,主殿大成殿上竟然还挂着红色条幅。尽管如此,遇到人少处仍然爱着这样地方,它不同。当地人说平遥中学的升学率很高,省里的状元多出此处,想来应该和文庙的风水有关系罢。

    最爱的还是小巷子,深深的看不到头又或者短短浅浅正中有硕大红色福字,门口嵌着“泰山石敢当”的石碑,三三两两的当地人坐在门口,仿佛这座城永远是他们的,未曾改变过,来往的游客们在他们眼中也已经平常,任人来人往,日子仍然如茫茫流水般过去了。高高的院墙,看不到院内的风景,每一扇门背后都有个讲不完的故事。

    城墙上人很多,最后的一个景点,远望整座城就在脚下,中午时分有炊烟升起。天已经完全晴了,沿着走了一段,有了它们的敦厚才有了今天的平遥,城墙上的一门门炮守护着,坚定不移。

    不能不说遗憾,没有足够的时间多穿穿小巷子,没有晴朗的天气看看夕阳西下时候的城墙有多么壮观,没有能在城墙上跑上一圈,笑。

    备忘记:协同庆,中国镖局,同兴公,白川通,县衙署,天吉祥,中国商会,华北镖局,清虚观,城隍庙,平遥文庙,雷履泰故居,汇源当,日升昌,蔚泰厚,汇武林,古民居,蔚盛长,报馆,平遥城墙

    双林寺

    距离平遥城外6公里的地方是双林寺,彩塑众多,表情丰富细腻,院内有唐槐仍然茂盛生长。三重殿罢,每个殿内都有小彩塑若干透过栏杆看去,阴暗的室内,看得清的一尊尊都形象各异。不能拍照害怕把彩塑破坏了,所以只能把它们看清,然后记在心里,其实是不明白的,但美的东西总能打动人,不管安详或是威严。可惜的是殿内的彩绘在文革时候用作仓库被白灰刷了,隐约透出的嫣红也看不清楚。让人叫绝的是那尊菩萨的嘴唇,宋代开始鲜艳的红到如今,和四周的斑驳形成鲜明对比。最有名的该是那尊韦驮像了吧,力与美的结合:P

    从双林寺回到平遥,买好票前往太原,留下了两天的美好记忆。火车站上还有人来人往,离开的来到的,给了古城无限的生机,想到距此十小时车程的另外一座城市,城墙已不在,城内每一天都在变化,如果能像数十年前梁思成所想保留下来整座内城,也就不会有这许多人迢迢千里赶到平遥了吧。几年后,当城内那些狭长小巷也被开发成如今明清街主干道时,我还会不会心揣幸福的前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