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疑这是最近看过最好玩的东西了~在网上到处逛,从一个链接跳到另外一个链接,总能看到许多不一样的生活。

    话说某个人在说她自己的梦~某日在某地一个小面馆,店主黑了心的要两百多块rmb卖一碗面,于是她怒了,质问店主,这面怎么能卖得这么贵呢,店主言:我们这面可是两菜一汤啊。呆~菜在哪里了?汤又在哪里了?店主答:面条,香菜,算是两菜吧,面条汤自然就是一汤勒。

    笑倒,怎么从来就不会做这样梦呢,有段时间总能梦见自己爬高,而我明明就是有恐高症的,还有时候就是考试迟到答不完卷子或者望着成堆的数学题不会做。当然也有时候能梦见仰慕的对象,似乎都是几百年之前的事情了,出现概率太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于是~竟然开始连带着人家的梦也羡慕起来,梦和梦想不一样,梦想到还是能不断来心心念念的。

    恩~没有日志标题就不能发表,为啥就非要题目呢?浪费脑细胞捏@_@这标题貌似不错。

    楚燕最近说话很好玩呢~也有大言不惭地和我说~有必要给她弄个语录了,挖哈哈~最近的一条是——所谓复合型人才就是能吃能睡的。昨晚临睡前又温习了一次才免于遗忘,本来打算把这个挂在自己签名档上,可是~某人要和我收版权费,不然就要表明出处,我说强人某某某~某人说不行~要说哲人某某某~我……ft~直接叫超人算了,就那个内裤外穿整天满地球飞的家伙,竟然被她指为龌龊。。。。。。。

    ——————————啦啦啦~我是作严肃状的分界线————————————

    大家小书系列折扣打得很低,和niko有适当抱回一些,慢慢来翻。《孔子的故事》看来看去比较适合给小孩子来看,配合着《论语》《诗经》之类,过了读这个的年纪,想当年也曾翻着字典一路读过来,终于因为不认识的字太多作罢。俨然被这书树立了一个不太良好的印象,史学家但凡考据见长必然是很八卦的,比如~他们要弄清楚孔子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孔子说过什么话,啥时候哭过啥时候笑过啥时候听了音乐感动的n久不食肉。恩~这对我来说比较困难,无肉不欢啊~泣,所以才瘦不下来。蛮好玩的书,不过似乎这地位推崇的过高,另外,似乎俺也不太喜欢这个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人反过来鄙视劳动者。同学有看,第一感觉竟然也是,这书太八卦,嘿嘿~显然现在的趋势是八卦,引用下近来推崇的话“阴阳生两极,两极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眼球”之所以存在也是为了满足一定量的需求,笑。

    这本书看的时间太长《王尔德狱中记》长到俺觉得要给图书馆超期费了==小时候的《快乐王子》看的鼻涕眼泪,但并未树立我悲剧的结局才是悲壮可人的。不得不承认的,悲剧的震撼力一定比喜剧来的大。王尔德是个天才,短袖之癖也不是要不得的,偏偏在一个保守的时代中,爱错了一个人。可是~在这封长长的狱中书信中责备后面还是深深的情谊。追求美好事物本身并不是错误。除了翻译过来的长句子看的不爽之外,言语美丽的散文化作风,很耐看。

    《中国服饰史》可以在床头乱翻,翻到那一页都能看得下去,因为书页上都是漂亮的衣服~嘿嘿。从商代的陶俑着装一直到民国,变化还是蛮大的,由简入繁或者重新开始衣角衿边的修饰,细细小小,都是学问。买来这书,冲着沈从文去的,在那本晚年口述中就曾看过他在湖南的那些讲演中讲到的这些细枝末节,我崇敬这个老人,聊以为念,看了就满心欢喜。

    《安徒生剪影》是今年拿到手的让我满心欢喜的一本书之一。童话是最难写的,要有颗纯净的心以及一个善于思考的脑子。安徒生做到了,不仅在童话中。那些剪纸足以让人眼前一亮。据说他有随身带着大剪子,想到那就剪到那,并且还给朋友的许多小孩子作了剪贴画,剪贴画本子现在保存在丹麦的博物馆里。剪纸颜色多样,通常出现天鹅跳芭蕾舞的演员还有花花草草这样美好的,还有些魔怪,呵呵~每一幅剪纸背后都是一个故事。狠喜欢狠喜欢啊,吼吼~这书还是风暴上一个同样喜欢童书的孩子推荐来的,恩~很喜欢这个孩子,聊天很舒服:P

    腿疼好转中~周一到周末,算了算,缺了一天饭。生活还算规律,渐渐步入正轨,都是好的~要继续温书,有个小小期中考的说。终于和流萤jj以无比的耐心传完了视频,满有成就感。恩~要努力挖,嘿嘿~这样下去说不定也能梦到想面条的两菜一汤这么好玩的事情了:P

  • 我念旧怀旧但不守旧,所以喜欢买很多的旧书~擦干净封面当成宝贝一堆。

    依旧不习惯这个界面啊,看起来当掉的空间还有复原的可能,沿着旧路寻回去,落脚还是不在这里。一个游戏做到最后如果没有改良,可能会淹没在岁月时光中没有踪影,物是人非之后突然选择离开,索然无趣。把所有id的密码统统换掉,我不想再说话了,那些留着也凭空让人怀念,可能是假期里面唯一没有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吧。

    从最初在论坛上的新鲜感,到现在目睹了那么多争执吵闹之后渐渐心灰意冷。厮混小圈子就好,离开不喜欢的也好,笑。

    最近下到了很多东西呢~开心中。某人的访谈里神采奕奕,和现在的邋遢样子全然不一样,bless感叹人还是要有追求的。其实呢~人在不一样的时候总会变化很大的。清晰眉眼在面前看的人赏心悦目,还有一段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颁奖礼,主持人巨搞的,那时候应该在意大利吧,最风光得意地几年,尽管没有一个意甲冠军。大亲流萤jj~hiahia~给我传来了93~94以及94~95年意甲进球,长歌当空,青春年少,笑容能融化冰雪,一切都回不去了。我错过的,用这些来弥补。

    ———————————啦啦啦~我是惊诧的分界线—————————————

    晚上意外的接到初中同学的电话,在离我最近的一个城市读书,渐渐的记忆涌上来。彼时我还是齐耳短发,和她在回家的路上打打闹闹天南海北的聊天,叫她柯柯虫,笑~初中时候也闹得很疯,和班上男生一起出去踢球,尽管没人守门也踢不进点球,我们两个也总形影不离,什么时候都少不了。那时候其实很好动的,心直口快,明朗自信,也不是现在的模样,她却安静少言,可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也疯的可以,嘿嘿~初三那年分班不在一个班,不过每晚晚自习还有互相等着一起回家的。却在那一年看了好多长长短短小说,杂乱无章的看,放学路上两个人影一定是其中一个手舞足蹈的讲故事,不多言,多动的自然是我。还有之前一直钟情的辽宁队,现在想来,那些~那些都是温暖动人的了……初三之后顺利进入高中,一个城市的两端,时常有书信往来,再之后就断了联系。也可能高中之后的自己性情上变化其实很大的,疏淡了许多应该珍视的东西,不是不后悔的。

    笑笑~谈吐话语不复当年了,两个人都是。电话里有点客气的寒暄,也不是当年路灯下面大笑不止的两个小丫头了。

    不能想,再往前看,那么多人,曾经同室而居,然而如今相见也只能是陌路了吧。

    毕竟是开心的,恩~旧友相认,算是吧:P

    体测过去,右腿小腿麻木状。雪上加霜的是当晚小腿抽筋,貌似应该补钙了。结果~最近用来形容自己的是——俨然不能直立行走了,路漫长啊,啥时候能让俺放心的把脚落地而不呻吟呢~

    过了一个星期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生活,情绪很好,笑ing~面皮也在好转,五一那so long 假期带来的副作用渐渐消减中,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明天的一点新~成为明天的明天的一点旧,每一天每一天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