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0

    大俗 - [逛荡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308.html

    从哪里说起呢……隐约记得昨晚的梦,和某畅某玉一起压马路,艳阳高照的,然后我就突然对他们说那个什么国家博物馆有个展览满好玩于是拧不过我和我一起去了,满眼的花花绿绿,目不暇接看的十分开心却着急起来,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看不完的东西。动动胳膊还在床上可是梦里面脚丫子早就支到天安门去了。

    非物质文化展览

    便是这一只了。拉着某人转了两天在展馆里依然没看够。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感兴趣的呢,分明记忆里对贴在墙上的年画嗤之以鼻,现在却喜欢的不得了,想想原来在苇席上爬坏的裤子,都是幸福的。展馆里人很多,谁说民间艺术无人问津,那些拿着相机的小孩认真地跑来跑去,还有围在手艺人周围攥着笔拿着本仔细记着的小孩,虽然不时会问问这个你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我竟也轻笑起来。 多半育于民间的这一些,大红配着大绿,艳俗的可爱,泛着喜庆的光彩。就好像端上桌的红烧肉,爱的,自然大快朵颐。某人送的那本《我的宝贝》也像宝贝一样放在床头,里面那些彩图中寻着三分三毛笔下物器的灵性,自是美丽的,也不过过去20多年了,看多了,也见怪不怪。初见时的惊心,存于想象中的美好,还是保留着的好。总之,爱极。

    展板里的空白,不知要填补的是什么 恩~这些都是年画年画年画~买了河北武强年画门神一对,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零零碎碎,凑了14块拿走,欢天喜地。自然也是有其他年画的,不过武强把雕版涂墨整个带到现场,这就是冥想中的作坊了罢。杨柳青的大幅年画看见了雕版,留下来的老版都是残版,展出的年画也多是复制版后的作品了。去年暑假在天津杨柳青画社看了个展览,巧的是这一次进京的依然是那个画社,和展位前的姐姐还聊了几句,微笑着离开:p年画各处都有,风格不同,山东潍坊的,又或者湘西那种浮雕感极强的,都有门神,最喜欢也是门神,看着精神丫,嘿嘿~ 

    剪纸剪纸还是剪纸~山西陕西江苏浙江,到处有不同。北方的不见得不细腻,但是南方的却是细到每个纹路都小心翼翼。比较特别的,恩~广东佛山的铜箔剪纸,据说手艺已经失传,已经改成锡箔,展品来自清代。比较夸张的富有想象力的剪花娘子,剪刀手爱德华~no~是剪刀手劳动人民,哈哈~某人说有些剪纸一看就是东北的,东北——东北怎么了,粗犷应该是特质了罢。最绝的应该是很多人都围了上去的一副对联,八仙贺寿,上下联嵌了八仙的名字和献上的寿礼,看到很多老人家在记下来呢。

    最最爱的皮影,据奶奶说,她还有看过呢。第一次是在琉璃厂,亲眼看见了这些薄如纸的皮影,再一次潘家园里看见了许多,现在再一次的。有了自己的窝,买这些挂起来,哈~可是某人总说这些看着比较有阴影,很可怕,道不同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