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7

    每天都是新的练习 - [懵懂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310.html

    给宝贝喂了两只内存条,ta乖起来,连着开了n多软件测试下居然不死机,人和机器都要好好伺候着不然就罢工,这是真理。给自己喂了些羊蝎子,等于啃了两条内存,也不错。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多久谁能告诉我多久上上上上上周?现在对时间没有概念,是否应该重新把记日记的习惯找回来又怕像以往那样子因为害怕自己突然有一天离开了这些东西被人看到,那些龌龊的肮脏的不合实际不合时宜的想法们,如果不记下来,还是埋葬的好~噢噢

    俺总在需要着急的时候急不来,然后就那么散漫的慢吞吞的做事情恨不能把一天应该做的分成十份然后一份一份的一小时一小时的往后拖拖到不能再拖了动手开始,论文交了上去不晓得老师有什么意见意见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过还没有答复就接着拖着好了写好了这些似乎完整了生命的某一部分身体里那些枝丫翘起来和头发一样压都压不回去又不能放冷水泼它们,我恨。

    依然没有工作,每天寻觅。连封回执都没有的信箱不知道能支持多久呢,在绝望和希望之间交替,前一天可以喜气洋洋后一天就变成世界末日,这世界多美好虽然春天风大了点可是那些蛰伏了一冬的树叶还是出来了,在枝头上绿绿的好漂亮。我却很焦躁,这样不好,不好。

    偷偷摸摸在收藏夹里放了同学的bo,去看看,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发觉,其实也都很焦躁,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哦,那些记住的过去的他们,也不一样了,自己还不是这个鬼样子。每天偷摸摸的做事情,就像晚上梦里那些很私人的情景一样私人的自己都记不清楚。

    做同样的事情,谈,谈崩,和解,再谈,再谈崩,再和解,无限循环,一直走到无限不循环,打个死结。懒得去说,审视两个人的关系,赌一次而已。许多事情都没有这么难的,现在会这样,以后会怎样?是否都能一一过去,好吧,坚持不去懂得,难怪有人说傻人有傻福,有道理。就这样吧,我笑笑得很开心当腻在一起的时候我说很开心啊我说我们去做这个做那个罢我还可以做的更好的更像个真正在用心的人当他们看着或者没看到的时候,只是还是没有心。对,有洁癖。对于从去年开始执着着要去考研到如今要毕业躁的像冬眠里被惊醒的熊一样的我来说这一段时间或者此后更长的时间会是这二十几年来最最黑暗的时候却还有个人能在身边不啻于星光一束了,只是安慰剂不能过量不然会迷失。

    疯狂迷恋上陈绮贞,日日夜夜的听,她唱我的骄傲无可救药,恩。找来demo123找来寂寞的点点滴滴,溺毙。喜欢上小女生的身影,那是多么青春的啊。

    马连道那边,有个新华书店的特价书店,桑贝的漫画很便宜,郑渊洁的12属相系列只要半价。马俪文的《我们俩》把我看哭了,最近做梦梦见奶奶了,赖在床上以为再睡过去就能接着梦下去不再醒过来,可是睡过去却是噩梦,她看见现在的我,也会心疼的,难道是说,恩,奶奶在身边,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说出来么。妈妈电话过来说,那么也不要着急了吧,慢慢来。买了本毛姆的《寻欢作乐》才发觉已经有了别的版本,淘来的那个译作《啼笑皆非》后者译笔更流畅,可惜少了两页。找demo的时候网上遇见一只bo,唤作幻觉记,喜欢安妮,哦,那本《莲花》是我最最讨厌的硬皮书,so~还是没有买。还有一只唤作温室花园的网站,假期里就找到了,陈绮贞的某饭所作,叫做coverpeople,可我却连菜刀都盖不了,况人乎。每天习惯性去论坛网站看更新消息,有人去考拉之家定居,某在那读书的似乎华人还拍了合影,嫉妒!没什么消息了吧,都退役一年多了,一年那么快。

    每天都是新的练习,练习二皮脸,250以及阿q。也不难

    看武林看到牙齿抽筋,越发喜欢排山倒海之小郭。日子也不难过

    看木民,那么清新好看,我喜欢木民。

    发发牢骚,这里将来以及现在都没什么能看得舒心的了罢,主人那么躁。看完木民,会重新来说书说那些快乐高兴的事情,总看到很多点击,点击次数和留言次数太合不拢,它们打架的吧,七零八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