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5

    你既无心我便休 - [书影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348.html

    书剑看到最后,剩了一个大大的尾巴,不知道金老爷子新版的书剑把这个故事写到了哪里。
    最后霍青桐究竟有没有放下骄傲,陈家洛有没有学的聪明通透了点,周绮的儿子后来长成了什么模样,沅芷的幸福究竟算不算快乐,成了问号,在高潮处退场。
    女人心海底针,不见的男人心就是水晶玻璃,一目了然。
    张爱说男人的红白两玫瑰,不是朱砂痣便是饭粘子,好赖不过点缀只是点缀得好不好看适不适当而已。
    而在金庸笔下,从一开始,除了武林里的纷争仇杀外,不外儿女情长腻腻歪歪的爱与不爱。
    最早看的是笑傲,里面的令狐冲让幼小的心灵受到的震撼却是无可比拟的,侠之大者的定义在我看来就等同与令狐冲。
    尽管现在的记忆里只剩得下恶搞先锋的桃谷六仙,却也开始明白,两两相望的难能可贵和长相厮守的烂俗骗局。#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书剑不见得是不好看的,却有和后来苦出身,仇四海的主角们不太一样陈家洛,好样貌好身手好家世,偏偏气度不够脑力不足。
    不算讨厌,也喜欢不起来。可是如果因为喜欢两个人而背恶名,似乎有点委屈了。
    在我看来不顾大局,硬是要单打独斗的两场,才是让我最蔑视地。在黄河边上那一战本可以让文泰来脱离险境,却执意书生气的要单打独斗,错过了大好时机,也成了小说把主战场从大漠黄沙转到江南水乡再到大漠黄沙的转折点,估计,这一战是故意安排出来,为了显示陈的脑力不足?再一次便是周仲英亲手将儿子置于死地,红花会那么多人没个成年人的脑,一通混战,烧了庄,交了手,人家让了又让,才收手叫停。直看的人恶从胆边生,只为小孩子的死叫不值…… sigh~这一段看的好伤心。

    可是说到香香和霍青桐,若是我,也便是难于取舍的吧。可能几年前来看书剑,也会大骂陈家洛负心汉薄情郎,喜欢霍青桐更多些,厌恶香香更重些。可是现在却觉得,金老爷子确是在老老实实写男人的心。
    人从出生到成年,多少也背负了二十几年的历史,心里也慢慢的被填满,有很多人、很多片段、很多时刻,一点一滴的填满,就像一个慢慢成长的容器,总不能奢望你出现的时候把历史记录清空,独独剩下100%的空间随着你成长。遇见霍青桐的时候,便已经填在心里,遇到香香的时候,也同样填在了心里,并不能说哪个更重要,只是时机不同,往前走的路也不尽相同了。
    不是不爱的,只是没有机会。
    取与舍,到最后都成了取,也是yy的结果,从第一本小说已见端倪,笑~

    你既无心我便休,看来看去,也没有哪个人休了罢了。余鱼同面对骆冰没有休,李沅芷面对余鱼同也没有休,陈家洛面对乾隆也没有休。既然无心,却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晓得书中怎么出了这句似奉劝似警示的话。

    却最心疼的是李沅芷。聪明伶俐古灵精怪,俨然黄蓉的前身原型了。后来终于得以和余鱼同携手,那就算是自己欢喜便好的了吧。可乐的广告语是要爽由自己,恩~自己爽到便是好的,就算是自欺欺人的,也总比爽不到的好。所以究竟快不快乐,也不是旁人能说出一二三的,只心疼她这一路上以来的委屈。

    天山双鹰不是重要的角色,其上有那么多人物纷杂,只他们打动我。香香我并不讨厌,反而这样的真与纯让人觉得也不见得尽是利欲熏心功利无境的纷争。

    又或者书剑并不是什么失败的作品,只是主角太不讨喜了吧。论故事,前后的峰回路转还是很好看地。

    起先不知道“情深不寿,强极必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出处,只知这句话读起来很舒服。现在总算明白了一点,竟也和一贯心头好的顺其自然淡然无争暗合。凡事追求个七八成也就算尽了心,太完美不似真的,往往会出现另外的转折,中庸不定是不好的。玉的光芒敛在内,练在气,人也一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