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7

    5月17日 - [懵懂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417.html

    雨过天晴是能看得到的变化从乌云盖顶到最后漏出点点青蓝放出阳光来不是不快乐的。结果下午上课阳光透着玻璃窗射过来的时候大家都朝着窗子转头惹得老师也也转过脸问我们在看什么,笑~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向光性?

    昨天大雨今天大风类推之明天也有可能有冰雹呢~谁知道~我不知道。早上知道不能早起去出早操操场积水不止一定这样的,拥着被子睡到9点多钟,早饭于是泡汤,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如是。

    《小溪流的歌》两本都翻完了,给小孩写的故事果然通俗易懂,看到了原来曾经翻过很多次的故事,比如萧萍《维也纳的森林》。童年时代最多的读物就是《故事大王》还有《童话大王》稍大一点之后就开始看《少年文艺》几乎期期都没有落下直到升到高中,薄厚不一的那些书也大多是上海的出版社出的,包括这些常喜欢翻看的杂志,不知道上海之前就喜欢上上海,觉得~如果身处那个城市一定会幸福的很,因为有书读。这些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幼稚想法在那个时候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如今身在北京之后却也没有把童年时代的偶像郑渊洁的那个专卖店拜访过,倒是在书店里常常看到他的那些标价颇高的书,姐姐那时候常常会邮购回若干,包括十二生肖的系列都是从她那里才看全的,如今再次见到,还是握紧手中的纸币,定价还是高。18后生活的一部分就是阴差阳错,所以才能来到北京,可是给了更加开阔的视野,是好是坏,现在也很难说清楚。

    习惯性的挑出里面的错别字,呵呵~小时候就落下的毛病。选的故事也还好,比较疑惑是怎么能写出那么多关于死亡的故事,主人公的结局总是灰暗。按照道理来说写给孩子看的故事多半是要有个光明的尾巴,这是惯例。可能对于死亡来说,如果过早的让孩子知道远比避讳来得更好吧。东方文化中的生死有无向来都是辩证的,如能继承,也不见得不是好事情。文章风格没有千篇一律,有童诗也有动物故事,看来还蛮好,选的不错呢。看过对死亡说的最直接最豁达的是林格伦童话书中的那本《狮心兄弟》这老奶奶笔下的死亡是走向更加美好的生活,笑~是不是也是文化中的不一样之处呢。

    葛冰~周锐~冰心~严文井~葛翠琳~萧萍~梅子涵~刘震云~秦文君~等等等等……无疑都是写出好故事的人物捏,印象比较深的是葛冰曾经写过的怪味的类似武侠故事的东西,很好玩:P

    或者不要艰深晦涩的书来看,只要四格漫画就好。不过译林的这个版本的确不如三毛翻译出来的好~三毛是因为喜欢,私心的认为。玛法达的世界始终是遗憾,没有买齐全套呢,笑。玛法达这个小女孩不喜欢喝汤,于是和妈妈说在夏天喝滚烫的汤也只有妈妈能想得出来,不是舒服的事情,结果~妈妈闻言过来,说——我就是那么特别的妈妈么?哈哈~这个妈妈真好玩呢,结果小玛法达也只能乖乖的喝下去了呢。然后歪脑袋子想~如果小新遇上的是这样一个妈妈将会怎么样呢?没有买来连环画的时候曾经看过单幅的四格,印象很深刻,玛法达看看天~再看看地,终于恍然大悟的说~原来人,就是夹在三明治中间的那块肉:P多可爱的小孩啊~小小年纪关心政治,胡说八道。看她对于通货膨胀时候妈妈在菜市场买菜~钱包里掏出一把把钱,也会发出可怜的钱包好像腹泻一样好可怜的言论,笑。

    哑然失笑。守着体育新闻没看到要看的新闻啊,下午世乒赛直播,晚上~也没有呢,明早起来看看吧^_^要早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