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07

    try to remember——晋行散记1 - [逛荡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471.html

    the beginning

    手上一本过刊国家地理杂志看了又看,它讲的都是山西的好,上个学期和同学一起翻建筑图册,怀着八卦的心去看梁林的心血却无意发现了山西这块地方他们最初的足迹。恩,我要去山西,碎碎念了一年,直到最终置身煤海,才发现原来山西离我那么近。

    打电话和家里商量,半是撒娇的口水半天才征得同意,不由得对旅程期待起来,加之之前看书看到几近抓狂可能出去走走回来时能神清气爽罢。只是因为预算本来的路线一再被推翻,晋北的五台山和云冈石窟都被无情的cut掉了,黄金周的出游本来就是不明智的,叹。

    平遥

    火车到站时天开始蒙蒙亮起来,呵一口气都带着寒意,裹紧外套背好书包穿过貌似繁荣的小镇往古城的方向前行,特有的混着煤灰味道的空气里只有早上忙着接客的机动三轮马达声。城门离火车站很近,慢慢开始天光而城门也自然的出现在面前,那一刻不是不震撼的,人也变得渺小起来,竟然觉得自己是个流浪多时的旅人,此时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城门大开,仰天望过去灰暗背景下那么苍凉。不到6点的清晨,不管游客还是住家都在睡梦里酣眠着,只我们三人踢踢踏踏的走着,好奇的张望两边即便翻修也还是破败着的一家家店铺,轻轻晨雾里透着古朴。不过城门口已经开始有早点铺子的烟囱中冒出青烟,凑过去打听路,竟然发现灶台对面的墙壁都有壁画,恩,传说中的古城就是这里了。

    找到客栈安顿好,已经置身古城中心了,市楼处买好游览通票就开始按着票面上指点的20个景点一一走过去。在繁华的主干道明清街上,多半是票号居多,曾经晋商的繁荣如今淹没在来来往往的游人间,喧哗着合照孩子的吵闹声伴着后来愈来愈大的雨声,刚进城门的震撼此刻只能化作无奈,可是,这并不是我一人的平遥城,笑。

    市楼上俯看,街道上的人多了起来也多了生气,花花绿绿的街头小摊,以及远处看不清楚的楼台,在宽阔街市的尽头,顿时有了行走的欲望,青灰瓦配着这些说不出的生动。直到现在还奇怪平遥城里的楼梯,很窄很陡很高,包括民居里的,所以走到双腿酸疼。

    反而是协同庆留下了更深的印象却不是之后随着人潮去的日升昌,这是第一站。几进的院落,主房厢房耳房的格局,或深或浅的院落都散落在不同的街道里。屋内陈设大体一致,一大铺火炕,账册在几案上,青花瓷器雕花床,不灵秀但大气,这也可能是北方和南方小镇的区别吧,包括街道都是宽宽的。每进一门,首先见的却是大缸一口,灭火之用,看来钱多了忧虑也不少,后院的二层楼,固定有对联一对,牌匾一只,教人仁义礼智,经商之道的内核却还是做人之道。票号在院内总有金库在地下,如今都改成了佛堂,慢慢爬下去,低着头走,想到地道战时弯曲的地道,哈。可是建筑格局都是一样的,若有机会再访,只选几地便好,果真是不能贪多的。

    走到县衙时已经中午,头发身上已经完全淋湿。偌大的县衙只粗粗走了一遍,很遗憾。在监狱里穿来穿去,看刑具看班房,就差把自己扔到里面了。府宅的后花园很别致,明镜高悬的牌匾很新簇,久远的大仙楼很抓眼,它们都努力表白这里的官是清官,恩。出门便是另一个楼,上书听雨观风两匾分在两侧,那么,如此大的雨我都听见了包括穿过衣袖的凉风。

    下午雨小了起来,路上不再有熙来攘往,漫步在湿湿青石板上偶尔踩上几个水坑,于是终于迈着闲散的步子走开去。镖局和武馆里很清静,去看各色拳谱斑驳兵器还有行走江湖的镖局暗语;清虚观里竟然也有道士在,后院种满了萝卜,门口竖一联“善游此地心不惭,恶过吾门胆自寒”我非大善大恶之人,在观内只感叹塑像精巧庙宇众多。雨后天气愈发冷起来,从道观出来也结束了这一天的行程。吃过晚饭在县衙处签票,充满了对第二天的期待终于疲惫的回到客栈。

    卫生间里的滴答水声被我误会为外面仍然雨水不断,半夜醒来还在担心第二天仍然要顶着大雨游走,不由得抱紧被子感叹着睡了过去。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看天依然阴沉,却不料一上午的时间在我们即将离去之时,放晴了,蓝天白云。

    行程很紧,穿小巷走完剩下的地方。置身其中看多了,初见时候的惊叹已经化作淡然,偶尔在巷子当中突出的大大“福”字才能擦亮眼睛细细端详,可走完整条街连这个都觉得稀松平常了,所谓审美疲劳,如是。喜欢雷履泰的故居,这个传奇人物原来住过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只是添了很多生活气息,显然没有翻新过的保持着原貌,二层小楼处的楼梯扶栏上许多石雕,拐角处的鱼被摸得锃亮。土炕几案,极实用不花哨,想必钱庄里的恩怨是非还是不会被带到家中的吧,和号称平遥首富的候百万的宅第相比更加清静悠然。在北京的时候就对国子监那片地方念念不忘,此行去到文庙又是一片清幽,通过侧门进去才发现仍然人山人海,残念,主殿大成殿上竟然还挂着红色条幅。尽管如此,遇到人少处仍然爱着这样地方,它不同。当地人说平遥中学的升学率很高,省里的状元多出此处,想来应该和文庙的风水有关系罢。

    最爱的还是小巷子,深深的看不到头又或者短短浅浅正中有硕大红色福字,门口嵌着“泰山石敢当”的石碑,三三两两的当地人坐在门口,仿佛这座城永远是他们的,未曾改变过,来往的游客们在他们眼中也已经平常,任人来人往,日子仍然如茫茫流水般过去了。高高的院墙,看不到院内的风景,每一扇门背后都有个讲不完的故事。

    城墙上人很多,最后的一个景点,远望整座城就在脚下,中午时分有炊烟升起。天已经完全晴了,沿着走了一段,有了它们的敦厚才有了今天的平遥,城墙上的一门门炮守护着,坚定不移。

    不能不说遗憾,没有足够的时间多穿穿小巷子,没有晴朗的天气看看夕阳西下时候的城墙有多么壮观,没有能在城墙上跑上一圈,笑。

    备忘记:协同庆,中国镖局,同兴公,白川通,县衙署,天吉祥,中国商会,华北镖局,清虚观,城隍庙,平遥文庙,雷履泰故居,汇源当,日升昌,蔚泰厚,汇武林,古民居,蔚盛长,报馆,平遥城墙

    双林寺

    距离平遥城外6公里的地方是双林寺,彩塑众多,表情丰富细腻,院内有唐槐仍然茂盛生长。三重殿罢,每个殿内都有小彩塑若干透过栏杆看去,阴暗的室内,看得清的一尊尊都形象各异。不能拍照害怕把彩塑破坏了,所以只能把它们看清,然后记在心里,其实是不明白的,但美的东西总能打动人,不管安详或是威严。可惜的是殿内的彩绘在文革时候用作仓库被白灰刷了,隐约透出的嫣红也看不清楚。让人叫绝的是那尊菩萨的嘴唇,宋代开始鲜艳的红到如今,和四周的斑驳形成鲜明对比。最有名的该是那尊韦驮像了吧,力与美的结合:P

    从双林寺回到平遥,买好票前往太原,留下了两天的美好记忆。火车站上还有人来人往,离开的来到的,给了古城无限的生机,想到距此十小时车程的另外一座城市,城墙已不在,城内每一天都在变化,如果能像数十年前梁思成所想保留下来整座内城,也就不会有这许多人迢迢千里赶到平遥了吧。几年后,当城内那些狭长小巷也被开发成如今明清街主干道时,我还会不会心揣幸福的前来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