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07

    try to remember——晋行散记2 - [逛荡人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ippiluda-logs/61057472.html

    晋祠

    到达太原已是晚上,这里的火车站和别处不同,广场上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到北京的票已经全部售光,只能买来到天津的回程票。找到住处,沿着太原号称最繁华的大街去寻吃,和许多省会城市一样,看不出有什么特点,夜色下绚烂的霓虹灯,急匆匆赶路的行人,只奇怪国庆期间报摊上没有新报纸卖,某些同学牵肠挂肚的比赛结果悬而未决,归来睡下已近午夜。第二日乘火车站附近直达晋祠的804路公车,看太原市沿途的风光,一路无话。

    对晋祠公园颇有微词,有画蛇添足之嫌,固执的觉得如此的人头攒动和整个晋祠的风格不搭调,说到底还是黄金周的缘由啊。课本上那篇《晋祠》特地在出行前找了看,到了晋祠才发觉并不仅仅只有三绝而已。找来导游跟着他到每个值得看的地方驻足,导游gg很尽责,可是当时我们还一致觉得要换个姐姐来才好的,西西。

    古树参天,这是第一印象。一棵树的年纪动辄就整个千年,护栏在旁铭牌在上,不用说三绝之一3000余年倒而不死的周柏,就连一棵普通的白杨树也能活上半个世纪,参天挺拔。长势茂盛的两棵银杏树雌雄分侧,也已经500个年头,时间都凝固在它们身上,静静缓缓。

    侍女像只能看到一侧脸,难老泉水也只能靠人工泵出,那三绝只供传颂,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如此保护能让彩塑留存的更久些倒宁愿看不到了呢。好在有精巧建筑来看,宋代的圣母殿,因为独特的建筑工艺,貌似是省柱?工艺,殿内不见明柱而显得格外宽敞,支撑的主柱上端微微前倾构成三角形的省力模式,重心落在正中,远看厚重扎实,檐角错落着微翘,主要的八根柱子上镶有八条形态各异的龙,其中一条最有趣,手指张开作“v”字状,更不要说在殿上挂着的那么多牌匾,仰起头就不舍得低下去。献殿的结构和主殿大同小异,四周无墙通风的设置能让贡品保留更长的时间呢。

    记起的点滴都是好的,散落一地。休息时远目向上看,傍山而建流传至今还是因为有水源这一百姓的命脉在,不然估计文革浩劫中早已经破落了。鱼沼飞梁是难得的十字形桥梁,原来的木建被重修后的石桥取代;唐太宗的碑刻放了复制品在隔壁,原碑下部腐蚀的看不清自己了已经,可重新去看时已经上了锁,可惜;“水镜台”“对越”“难老”三匾号称晋祠三名匾,风格不一。

    并没有远行,只这些地方就足够了,笑。

    乔家大院

    来时就犹豫不决,乔家王家常家到底要去那个才好呢。出晋祠打听包车的价钱,最后还是决定去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乔家大院,距离市区60多公里,在祁县,不由得后悔路线有了迂回,从平遥到太原的火车途中有一站,就是祁县。

    仍然是爆满的人,号称大院其实并不大,5个门外加一个后花园。从发迹到没落也不过短短时间。门都没有对开因为风水学上所说的不露财,有民俗文化在各个院落中,这才是兴趣所在。农耕文化,婚俗文化,饮食文化,叫卖文化,称得上民俗的都一一摆了出来,看过去,想象以后生活如果按着这样子来也蛮有趣味的。

    最著名的那个院落因为拍摄《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的原因分外火爆,旅游团进进出出脚前脚后,却并没有仔细看,没来由的觉得阴森。只在外面看看就好了吧。砖雕木雕都精细万分,葡萄百子,喜鹊登枝等等生动的盘踞在门上方,终究无法看清楚这些建筑,只能暗自在心里盘算它们的价格,无疾而终。就好像每一次出去都想抱回人家屋檐上的瓦当一样,这一次,想抱回来的还有这些砖雕了。

    乔家有四宝,万人球,九龙灯,犀牛望月镜,九龙屏风,到了这里才晓得原来是用来炫富的,山西人的富足,在这一刻已经不再有怀疑。

    其实终究还是不喜欢这种深宅大院的,繁华却冰冷,所谓入豪门深似海,宁愿守着小门小院过普通日子,有鸡鸣狗跳,吵吵闹闹的温馨幸福,笑。墙很高,高处看去也还参不透这其中的人与事,所有悲欢离合。

    从乔家大院出来,两侧叫卖的小摊把人推到现实中。红黄蓝绿各色的遮阳伞在城墙角下,时光错乱了……

    于是终于归途漫漫,惟有记忆闪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